大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大文学 > 重生成高冷师叔的小尾巴 > 第139章 小师叔,渝怀长老回来了

第139章 小师叔,渝怀长老回来了

萧璟泫吓得一怔,立即将手指缩了回来,蜷在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。

在心中默默想着,小师叔不叫我出去,我就不能出去,不是小师叔叫。

楚淮舟也被云槐这一嗓子,声音不高不低的,却充满威压性的喝斥,给吓了跳。

下意识以为是萧璟泫被师兄发现了,刚想破罐子破摔的时候。

“师兄,萧璟泫已经……”

但是云槐并没有听他说话,只是十分警惕地扫过周围,随即破窗而出。

“哎?哪儿去呀?”玉长风迅速扑过去,却连一块衣角都没能抓住。

二话不说跟着掀开木窗,刚要往外跳时,顿了顿身形,回过头来道。

“云澜,你好好吃饭,我先且随你师兄去看看,怎么回事。”

楚淮舟还在变故的恍神中,痴痴地点头,“啊……好,好。”

玉长风跟着从窗口跃下,在雪地中滚了两个跟头,才爬起来大声吼道:“等等我!云槐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屋子里恢复一片静默,楚淮舟将碗轻轻搁在桌上,轻声唤:“萧璟泫?”

叫了两声没人应,他便不经怀疑地呢喃道:“还在屋内吗?不会也跟着跳了窗吧?”

他走到窗边,往白茫茫的雪地里探了眼,大胆怀疑猜测道。

“方才,被当成贼追的那人不会就是……慌不择路的他吧?”

萧璟泫被被褥缠住了,好半天才挣脱出来,猛猛地吸了口空气。

“不是,小师叔,我在这儿藏着呢。”

他在被窝里拱了会儿,头发衣袍都十分凌乱,又带着几分撩人的轻颓。

楚淮舟回头瞅着,想到了那本深夜读的画册,呼吸也不禁凌乱了几分。

萧璟泫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,眼眸迷惘地看着窗外,“小师叔,他们跑什么?”

楚淮舟回过神来,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掐。

为心里方才的想法,感到羞怒不堪,气得红了两侧脸颊及脖颈。

“咳咳,你还不把衣服好好穿上,追过去看看?”

“哦,我马上去。”他拢了拢微敞的衣襟,甩了甩袖子,刚想推门。

房门却从外面开了,云槐风尘仆仆,满面怒意地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累成狗的玉长风。

楚淮舟定了定心神,将思绪从萧璟泫身上拉扯开。

声线淡定地问:“师兄,怎么回事?为何搞得这般狼狈?”

玉长风可不把自己当外人,倒了杯热茶端在手上,想递给坐着的云槐,但又顾忌两人在此。

云槐脑子中混乱得很,没有心思多想,接过他手中茶水便灌了下去。

喝完之后,还目无旁人地把杯子,还回玉长风手中,动作一气呵成,轻车熟路。

萧璟泫见此,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,而楚淮舟心思全在方才那事之上。

这些看似正常,却又无不透露着暧昧的小动作,就被他自动忽略了。

云槐神色复杂,眸中闪着飘忽不定的光,“我方才好像……在窗口瞧见渝怀了。”

“怎么会?”萧璟泫迟疑地质疑道:“他九死一生才逃出去,为何还要回来?”

玉长风沉了两口气,道:“我就说会不会是你昨晚没睡好,看走眼了?”

“不可能看错。”云槐十分坚定地说,“还有他身上常喜用的熏香,我不会闻错。”

他阖了阖眼,仔细地回想起在窗口,看见渝怀的情形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“方才我们三人进屋时,我和阁主是背光而站,而,师弟是向光而立。”

“从窗口照进来的光,恰好从我和阁主相隔缝隙中透过,落在师弟手上,那碗元宵中。”

颗颗元宵本是被照得雪白,就连浓稠的汤汁水,也明亮地晃眼。

几乎只是一瞬息间,黑影仿佛从上至下笼罩下来,整碗雪白的元宵暗了下来。

“我正是察觉到了这点,才猛然回头高喝,却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玉长风还真就不信,世上还能有这样邪乎的事?活生生的人说不见就不见?

他道:“这个好解释啊,有没有可能是周围,这些暗影婆娑的山茶花树?”

“毕竟云澜院子中,这么多山茶花树呢,也有可能是风吹起枝丫落叶什么的,恰巧挡住了窗口。”

云槐沉思片刻,“也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

但他始终一口咬定,“渝怀肯定来过这里,若真不是方才,那便是之前,距今不会超过三日。”

萧璟泫缓缓走到窗边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